青蛙造型

 

029.jpg

030.jpg

 

青蛙是属于两栖纲的动物,成体基本无尾,卵一般产于水中,孵化成蝌蚪,用腮呼吸,经过变态,成体主要用肺呼吸,但多数皮肤也有部分呼吸功能。青蛙体形苗条,颈部不明显,无肋骨,前肢的尺骨与桡骨愈合,后肢的胫骨与腓骨愈合,因此爪不能灵活转动,但四肢肌肉发达,善于游泳。

青蛙瞳孔都是横向的,皮肤光滑,舌尖分两叉,舌跟在口的前部,倒着长回口中,能突然翻出捕捉虫子,是田间害虫的天敌。有三个眼睑,其中一个是透明的,在水中保护眼睛用,另外两个上下眼睑是普通的。头两侧有两个声囊,可以产生共鸣,那熟悉而又悦耳的蛙鸣,其实就如同是大自然永远弹奏不完的美妙音乐,是一首恬静而又和谐的田野之歌。

小巧可爱和造型简单的手捏青蛙其实也是点缀装饰陶制器具的好点子。先捏个三角形的主体,前部微微鼓起成头部。横向的瞳孔是两个小泥珠,以圆柱形的物体如弃用的圆珠笔笔杆盖上就成型了。手与足是以数条泥条粘接成,爪以夸张的手法卷成一圈圈牢牢粘在陶制器具上。最后轻轻画上嘴巴和点上鼻孔就完成了,是不是很简单和好看呢?

 

骏马贺年

 

 

Horse 07-1.jpg

Horse 08-1.jpg

 

马在十二地支中以“午”为代表,在一年中午月就是五月,是盛夏季节,阳光最猛,端午节就在这个月份,此月果子也均熟透了。农历新年已迫在眉梢,也趁百忙中空档续写久未更新的部落格。马年当然必须配合地捏塑马像,其实作品在去年末已经烧制完成,一如以往拖拖拉拉地在此时应节时段才上载作品。首先是随手揉捏的马头雏形,空心与薄片是首要要诀,马头采取仰首之势因为考量重心下垂而导致开裂的风险。然后开始添加眼珠、眼帘、耳朵、鼻孔、马嘴和马鬃,接着仔细地刻画各个部分就初步完成,最后步骤依序是素烧,施釉再窑烧至完成为止。在这里也祝福大红花国度的部落客们有个愉快的新年假期,合十感恩!

 “跃出回旋骥呈祥,腾起云涌骧化吉"

Horse 01-1.jpg

Horse 02-1.jpg

Horse 03-1.jpg

Horse 04-1.jpg

Horse 05-1.jpg

Horse 06-1.jpg

 

 

雪人

 

怀着一夜未睡的祈望
带着一颗纯净的童心
我 走向白色的圣诞
拍拍灰尘 正正衣衫
推门迎接被关在屋外
灵魂里掸落的白精灵

001.jpg

002.jpg

003.jpg

 

 

陶作手记:

子儒:虽然自己没有每年与家人庆祝圣诞节的习惯,却突然兴起想为自己捏捏自己的圣诞礼物《雪人》。这些雪人看了让我觉得每天就像过着圣诞节一样,一样幸福快乐。

 

咏猪

 

猪是六畜之首,又称“豕”,象形字“家”表示如果屋里饲养猪就是一头家了。古诗中如果出现“猪”字往往增加几分田园韵味,例如唐代白居易的《春村》:“三月村园暖,桑间戴胜飞。农夫舂旧谷,蚕妾捣新衣。牛马因风远,鸡豕过社稀。黄昏林下路,鼓笛赛神归。”抑或唐代王驾的《社日村居》诗:“鹅湖山下稻粱肥,豕栅鸡栖对掩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肥猪肉是餐桌佳肴由古至今人人都爱吃,而烹煮方法也逐渐讲究起来,比如宋代的《蒸猪肉诗》:“嘴长毛短浅含膘,久向山中食药苗。蒸处已将蕉叶裹,熟时兼用杏浆浇。红鲜雅称金盘荐,软熟真堪玉箸挑。若无羶根来比并,羶根只合吃藤条。”诗中先写猪长期食用山中药苗所以膘不肥而肉瘦,然后以蕉叶裹着蒸,蒸熟后再以“杏浆浇”,蒸熟的猪肉色泽鲜艳柔嫩,再以金盘来盛放,以玉筷来挑食,味道绝不是羊肉可以媲美的。宋代苏轼也作《食猪肉诗》:“黄州好猪肉,价钱如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时他自美。每日起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诗中既写了诗人食猪肉时的惬意,又以凝练的笔墨写了猪肉的烧法,按照此法烧出来的“东坡肉”流传至今。

001.JPG

002.JPG

003.JPG

004.JPG

005.JPG

006.JPG

猪的刻板形象是凸起的猪鼻子和一双如扇的大耳朵,这次的陶艺作品就是手捏的猪头摆设。头体是采取黏结造型法,首先揉捏一对半圆形的碗状然后以糊泥相交粘合,稍微修整球形第一步的猪头主体就完成了。然后是预算眼睛、鼻子和嘴巴等的位置,接着一步接一步的把五官捏好。猪鼻子是有刻纹的圆柱体然后通空两道鼻孔,猪耳朵是从椭圆形一割为二然后挖出耳纹,猪眼睛是由两条泥条黏结而成的咪咪微笑,鼓起的两腮是稍微调整的球体或再糊粘陶土,瞬间可爱的猪头造型就完成了。

 

龟虽寿

 

神龟虽寿 犹有竟时

螣蛇乘雾 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 壮心不已

盈缩之期 不但在天

养怡之福 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 歌以咏志

 

 

 

 

 

 

陶作手记

 

因为工作繁重之故许久没再搓泥,那天心血来潮探望陶艺班的新旧同学,坐着闲着就一时技痒随手捏了一只小乌龟。完成之时忽地想起了曹操的“龟虽寿”,感叹神龟虽长寿可是生命毕竟也有终结之时,所以生命可贵不在长短而在活得精彩,而如何精彩就是一生的修行了。

 

 

 

钟馗捉鬼

 

试图捕捉整座春天遗落的 余晖
被捞起的釉色描绘你挑逗的 咀
辘轳上的不确定是唯一不变的规
律化的旋转 比女孩还易 出轨
你瓷器般无暇笑着 我天崩地毁
兵败的自尊 狼狈地 一退再退
持续的暧昧被失败喂养 我下跪
连钟馗大仙都难整治你 这小鬼

 

 

 

 

 

 陶作手记

 

钟馗,是中国民间传说中驱鬼逐邪之神。民间传说他是唐初终南山人,生得豹头环眼,铁面虬鬓,相貌奇丑;但很有才华,满腹的经纶,且为人刚直,不惧邪祟,擅长驱妖捉鬼。传说玄宗在高烧不退中昏昏入睡,忽见有个小鬼走进殿内,盗走杨贵妃的绣香囊和玄宗的玉笛。玄宗气恼,正要由武士来驱鬼,只见又有一个大鬼奔进殿来,长得蓬发虬髯,面目可怖,头系角带,身穿蓝袍,袒露一臂,皮革裹足,一伸手便抓住小鬼,剜出眼珠后一口吞了下去。玄宗吓得魂不附体,这大鬼向玄宗施礼道:“臣是终南山的钟馗。高祖武德年间,因赴长安应武举不第,羞归故里,触殿前阶石而死。幸蒙高祖赐绿袍葬臣,臣感德不尽,遂誓替大唐除尽天下虚耗妖魅!”其声如洪钟贯耳,一下子把唐玄宗吓醒了。摸摸身上,竟出了一体冷汗,疟疾霍然而愈。皇帝把画家召到宫内,将夜来所梦告诉他,要他如梦中所见画一幅图,又在画上提笔批道:“灵祗应梦,厥疾全瘳。烈士除妖,实须称奖。因图异状,颁显有司,岁暮驱除,可宜遍识。以祛邪魅,益静妖氛。仍告天下,悉令知委。”有关部门奉旨,即将画家所画钟馗捉鬼图镂板印刷,连同此图由来因果,广颁天下。让大家都在岁暮除夕时贴在家门上,“以祛邪魅,益静妖氛”。自己常想明鬼易捉暗鬼难防呀,世间这么多妖魔鬼怪何时才捉完啊?何必时时都仗着凶神恶煞面孔多累人呢?不妨来些玩味搞个逗趣版傻乎乎的钟馗来增添喜庆气氛,这样不是更有情趣,你说不是吗?

 

 

 

达摩入定

 

屋檐前的雨丝守候着 纠缠
泛潮湿气适合发酵回忆靠岸
窗外距離造成朦胧的 美感
有些人 你只能 远远欣赏
如何把宣纸上的随意 拧干

谁说落笔处一定勾勒着片断
留白是泼墨画中最佳 隐藏
我以为心静一如禅师 下款
却发觉修成达摩光滑秃顶上
喋喋不休 嗡嗡作响的 蝉

 

 

 

 

 

 

 

 

  

陶作手记

 

达摩,南天竺人,中国禅宗的始祖。达摩至南朝都城建业会梁武帝,面谈不契,遂一苇渡江,北上北魏都城洛阳,后卓锡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传衣钵于慧可,公元536年卒于洛滨,葬熊耳山。达摩在中国始传禅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经众弟子大力弘扬,终于一花五叶,盛开秘苑,成为中国佛教最大宗门。历史上流传不少关于达摩的故事,其中家喻户晓、为人乐道的有:“一苇渡江,面壁九年,断臂立雪,只履西归”等,这些美丽动人的故事都表达了后人对达摩的敬仰和怀念之情。这次陶塑作品的主题就是达摩“面壁九年”这段故事。世人对达摩的刻板印象是“碧眼胡僧”,所以陶塑脸部特征就是光滑秃顶和浓密胡子,而身体其他部位全都简化成一个圆体状。传说达摩入定时心如止水,完全不受外界影响,就算一只雀鸟在他头顶儿筑窝也不当一回事,然而作品却经由夸张反差呈现达摩看起来惊吓憨傻讨喜的样子。后来不知怎地竟然忘了捏塑那只吱吱咋咋的雀鸟,自己善忘的性格使然呀,也罢,就空留一个可爱的达摩陶像给观者一个想象吧。后来忽地灵机一想,其实“禅”和“蝉”同音形似然而却不同义,一个是心如止水的入定,一个是喋喋不休的烦心,放在一块的确变成有趣事儿,所以就把雀鸟换为蝉,写成上面的诗作。至于是“禅”还是“蝉”嘛就看观者的心境了,你说不是吗?

 

 

头痛欲裂

 

手指触摸辘轳上盘旋飞舞的 冰凉
那一刻 我怀疑我们都一样 孤单
我惊慌失措 我辗转反侧 我以为
苦心营造的假象可抵消一切的伤感
闭上眼睛 我不愿意再次看见黑暗
四周却依旧散发着孤独颓败的气像

泥土纵容了一切堕落的 绵绵滋长
想象肆意地生长 开出迷离的蔷薇
我在想 这样地跟着你走进 黑暗
随夜色游荡 倾听你挑拨我的防线
蛰伏在没有色彩的地方 摩拳擦掌
静候午夜 准备攻陷心的最后城墙

每个失眠夜里 心的躯壳逐渐溃烂
成一具腥臭腐尸 黑色已沁入脸颊
从鼻尖望去 表皮阴森尽泛着诡异
振作着眼帘 努力的想和内心交谈
你却默默把窗帘拉上 让我灵魂的
窗口 从此失去 一丝生气的 光

  

陶作手记

 

我的陶艺创作会随着扭捏作品时而变化,所以往往与最初的构思有落差。这次作品其实和上回的“无常”头像是同时期的作品,前者较拟真,而这个成果比较差强人意。所以采取较夸张和搞怪的手法来增强效果和变化,最后反倒变成一个面容略老、愤怒痛苦的头像。其实拳头不是握紧的,而是一双正在撕开自己后脑勺的手,作品名称由此而来。诗作文字所要表达的是一种掏尽灵感后的绝望,而最终失意和落寞却反客为主吞噬创作者,想想,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的确是可怕的吧!这也是继“撕裂”和“自雕像”后第三个以自毁为主题的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