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号

 

群峰那边是谁在鼓荡满天的辉煌壮丽
擂响天地间的鼓点催动地平线的浮云
仿佛刀剑铿锵猛烈地吹打茂盛的树林
我的心和这不和谐的乐器与丝弦拨动
圆号在响,招惹我魂深处幽暗冷寂的
孤影,竞相在刻自己不值分文的名字

A001.jpg

陶作手记:

子儒:这是我给我最好朋友的礼物,因为今年是他最后在高中生活里乐队演奏。个人觉得这不是一个实用的礼物,但象征我俩10多年的友谊,我俩的一个纪念。圆号雕塑他的名字,因为我知道他是充满激情的音乐演奏者。There’s nothing better than a friend,unless its a friend with chocolate,事实是如果生活是艰苦的,那么就该寻个值得去一起去奋斗的朋友。感谢他走进我的生活,他的出现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迷人和充满色彩。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感激有这样一个像他这样的朋友。

 

茶壶的联想

 

一般都市人相信悠闲品茶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并从茶器的恬淡优雅中活出自己。茶具在传统中国家庭中是必不可少的摆设﹐它的本色就像一幅白描﹐简洁而恬静﹐休闲时品茗闻香让人心境平和。一如品茶人的心情﹐饰家时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完整茶具﹐尝试自己动手布置茶桌﹐在家中款待三五好友聚饮闲聊﹐声色形于茶具﹐而意寓于茶香,或浓或淡都是一份属于自己的置家心情。茶壶装饰在家装设计中虽然不像家具和家电那样重要,但是给与我们的视觉美感却是特别和不容忽视的,而如果是一套自己亲手捏制的茶具那么更能让人感觉独一无二而给居室营造一种温馨的文化氛围。数年前有幸跟随刘育瑞和谢白凤两位老师学习陶艺,其间也尝试手工制作陶土茶壶,从壶身、壶盖、壶嘴和壶提都得一一亲手揉捏成型,其间也细腻地体悟茶壶各种构件的背后意义。茶壶的原有形态是万万不能更改,但细节变化倒是无妨,拟形或写意的形状都可以随心变化,所以特别考验学员们如何突破这种困境求得新异。茶壶给人一种儒雅温和的印象,独特而不招摇,和千多年历史的陶土艺术如出一脉,深沉纯朴而不忸怩造作。

A001.JPG

A002.JPG

A003.JPG

A004.JPG

作品:郭子君

 

最后以一段多年前的旧诗来感谢老师们无私的教诲,“为你砌一壶清茶,品尝手捏的典雅,拿捏不住窑烧的变化,那是千年都学不完的啊!如果你是茶壶,那我就是茶杯,如果你在高山,那我就在涧谷,茶由高处浇往杯的深潭,而我欲沉静,深逐,不自傲,积蓄一脉清流在心中蕴存。空我纳的空,容你授的容,茶壶与茶杯有千万种契合。”

 

 

 

赏你一口吃

 

 

没有山珍海味 好比我不会写诗
送你 然而幸福 可以简简单单
犹如积蓄一脉清流在心中 蕴存
想尝一尝手艺的滋味 你说过吧
温水亲昵陶器一如你细腻的体温
不太高 不太低 呵护你的味蕾
赏你一口吃 泡面 也津津有味

  

 

 

 

 

 

 

陶作手记

 

自己不喜欢喝泡面的味汤,但是不喝个清光又硬觉得在浪费着地球有限的水源有点不该,感觉好矛盾。有天就突发奇想地捏个和泡面包装刚刚好的方形盛器,滚烫泡面的沸水恰当地也刚刚好,不必再为浪费水源而头疼了。

 

 

 

水与杯子

 

“每年的322日是世界水源日(World Water Day),其旨在推动对水源进行综合性统筹规划和管理,加强水源保护,解决日益严峻的缺乏淡水问题,开展广泛的宣传以提高公众对开发和保护水资源的认识。”(维基百科

 

 

 

 

 

“世界淡水资源短缺,保护水源人人有责。”这次陶艺作品就是朝这方面的深思为基础而创作,一个挂着锈化水龙头的杯子,提醒我们对日常生活随手可得的水源不一定是持久不变的定律,所以得好好省用。利用泥板造型法作为杯子的原型,利用杆棒滚成长方形泥板,两头以泥浆相接成为圆柱形的杯体,下面在铺上另一边泥板成为杯底。水龙头是随意扭捏出来的,形状的捉摸得靠自己的观察和领悟。最后彩釉的重点是相似生锈的外观,所以任由液状釉药随意流下。

 

 

陶色粒粒

 

其实陶艺创作可以玩出许多花样,而且趣味盎然哦!这次短期创作班内的学员尝试组合不同土色的陶泥,可是必须留意的是各种凑合的陶泥受热收缩度必须一样,否则可有开裂的危机。下图内的陶器都是涂上透明釉而已,两种不同颜色其实是陶泥原本土色,窑烧前后变化不大。捏法简单,只需利用一个大碗当模,搓圆一粒又一粒同样大小的泥珠,接着就用糊泥粘在一起就可以了,是不是很简单但好看呢?

 

 

 

 

 

 

小亲亲

 

自从接触陶艺后就少买礼物送人了,都是从自己亲手揉捏作品内挑选,也不管接受者喜欢与否;当然如果交情不浅,或特别纪念日,偶尔也会特别捏造切题或适合对方的陶艺品。当然前提是要预早数月就晓得对方的那特别纪念日,构思、造型、素烧、施釉和釉烧,这就是传统陶艺品从零到整的一连串的步骤,有时还得攀交情耍赖插队进窑的次序呢!上周末籍着朋友间聚会终于把拖了蛮久的礼物送出去,这可是相识十多年好朋友的结婚礼物,但是人家茶也喝了,老婆也过了门,自己也蛮过意不去,真抱歉了。这是一对蛮抽象的陶艺品,初看似个花瓶,实际是一个嘟长的咀,外加扭曲的鼻子,就成形了。釉药选了深褐色,自己一直都喜欢的釉色,可能一直都在做人形的作品吧!希望新郎哥喜欢吧,也不多说,祝这一对新婚夫妻:恩恩爱爱,长长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