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沙弥

 

小沙弥入世未深还没悟禅的模样懵懵懂懂地就是可爱,所以常常成为小巧陶器的特定造型。如你问我捏造小沙弥会难吗?其实花点心思多观察多尝试,往往可以创造出简易但可爱的小沙弥造型,现在就由刘老师来示范吧!

 

 

 

基本材料:陶土、泥浆、笔杆和牙签

 

 

 

先抓一把泥搓揉在双掌内成圆形状

 

 

 

头部雏形完成

 

 

 

微微地用笔杆轻压

 

 

 

就成了双眼框

 

 

点上眼珠,小泥珠鼻子,轻划勾起的笑脸

 

 

 

再加上半圆形的双耳,头部完成

 

 

 

再捏一把泥揉成头小尾大的长条形

 

占些泥浆和头部连接成身体

 

 

再捏一个长条形然后压扁

 

 

 

轻划上小沙弥的衣裳

 

 

 

压扁的长条形变成衣袖

 

 

 

揉捏两大两小的泥珠

 

 

 

小的是合十的双手,大的象征似的脚板

 

 

 

瞬间完成三个可爱的小沙弥

 

 

 

熏烧乐

 

熏烧是一种使陶器表面转变成黑色的方法,器物可以是土坏,亦可是经过素烧的坏体。但因熏烧时的温度不可能太高,所以如果是以土坏直接熏烧会比较脆弱。熏烧时所使用的熏材料甚广,纸张、刨屑、锯粉、米糠、甘蔗等皆可使用,视陶品效果而选择,有时使用数种掺杂更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熏烧是一种古老文明的技术,最初是制造陶器的实用性质,后来演变成一种纯粹的装饰技巧或意念表达的方式。熏烧的黑,使人感受到一种沉稳、神秘而又质朴的效果。

国庆日前夜,下班后和陶艺班的学员聚集在位于万宜(Bangi)的GK有机农场。农场的厨师“礼雄”是陶艺班的学员,这次安排我们一行十五人夜宿这有机农场,目的是要体验陶器熏烧法。天公不作美,是夜下起微微小雨,所以我们只好晚餐后闲聊,咬着零嘴,一直到凌晨时分才摸黑上床睡觉。雨还一直嘀嗒嘀嗒下着。。。

天未亮我们已爬起床

在已挖好的坑窿里先铺上一层干草

已素烧好的陶器准备下坑

陶器铺在干草上,零零落落的

再铺上一层干草在上面,撒上火炭、贝壳、椰壳、花生壳等等

火慢慢燃烧,火势蔓延

天微亮,我们的住宿

学员们帮忙扇风助火势

浓烟开始升起,连忙添加柴薪

越来越浓的熏烟,开始呛鼻

火势猛烈,熊熊地烧

学员们开始闪开,只剩老师还在努力着

燃料慢慢减少,学员们发挥互助精神,传递干草

铺满干草后,学员们稍微歇息,和园主学起瑜伽来

终于可以用早点,学员愉快地用餐

熏烧后的成品,温度还是蛮高的

待凉后,学员们开始认领自己的作品,开始讨论起来

 

辛苦后的开心大合照,来,“笑一个!”

部分完成品之一

部分完成品之二

 

 

后记:所有燃烧过的柴薪都会化为堆肥用,回归大自然哟!

有兴趣体验有机农场生活的朋友可以联络:

GK Organic Farm

P.O. Box 49, 43000 Kajang, Selangor

Fax: 03-89256434

H/P: 012-3866078

Email: gk_organicfarm@yahoo.com

 

陶艺入门班(2010年3月):圆缘会

 

01/06/2010是陶艺班(3月班)的圆缘会,即陶艺课程最后一堂课,学员们各自带来自己烹煮的食品一同分享分享。丰富的餐点后,陶艺入门班的学员先选出十二堂课内自己最满意的作品,然后就是类似选美会的陶艺比赛。全部学员都是评审团,以多数票来决定排名,而奖品就是老师亲手捏的陶器哦。

 

圆缘会(2009年九月班)

 

是陶艺班(九月班)的圆缘会,即陶艺课程最后一堂课,如常般学员们会各自带来食物分享,还有分享在十四堂课内学陶艺的心得。这次圆缘会谢老师建议我介绍“窑民”部落格给入门班的学员,也顺带可以鼓励学员们上载自己的陶艺品,发表自己的创作心得,免得仅是班长在苦苦硬撑。呵呵,感恩老师的苦心。

丰富的餐点后,“窑民”部落格推荐环节才揭幕。我先从开设部落格的原意开始讲起,然后是开设的时间,至今的点击率,部落格的格调,留言的方法,等等。原来一向忙透的谢老师也是不常阅读“窑民”的,当看到我的一些恶搞文章还会发出会心一笑,内里其实包含陶艺班的种种滴滴,包括我曾开玩笑说要弄个印章叫“丰乳”,既营生出“丰乳肥臀”这陶艺品和文稿,我们的第一次“施釉课”,“浴佛节的陶艺体验班”,“占卜”文稿内的入围感言,还有我们常拿缺陷美作借口而营生出的“缺陷也是一种美”,等等。

屈指一算,我在这陶艺班已三届了,从去年的九月班开始,从入门的手捏,到进阶的餐具,到如今的手拉坯,跌跌撞撞学陶之路还蛮愉快的。今天之后,陶艺班就放假咯!意即陶艺品也会相对减少哦,三个月后既明年三月陶艺班才会再开班,有兴趣学陶艺的朋友请早报名咯,请参阅:“慈濟大學社會教育推廣中心”!

可口的果冻和蛋糕

最早清光的芋头糕

老师提供的菜包

谢老师分享作品的创作原意(1)

谢老师分享作品的创作原意(2)

陶艺班的全学员都是窑民的一员,加油哦!

 

 

陶艺入门班(2009年9月)

 

2009年9月新的陶艺入门班开课咯!新学期的报名率蛮可观,大概有十三名吧?丽秋志工告知因为课室容纳的问题,还退掉了两名有兴趣的民众,多惋惜!上课时间是星期四的下午七点半,共十四堂课。今天我是没课的,但下班后还是很自然地去陶艺班瞧瞧,了解新班情况,顺道拍点照片上载部落格,写写日记。第一堂课是陶品朔造的基本功,手捏碗形,让学员体验陶泥的柔软度,潮湿度和可朔性。谢老师的教学法每每暗藏陷阱,呵!此话怎讲呢?举个例吧,新学员第一次作陶品时通常都会求好心切地反复多次修捏成品,孰不知手心的温度会逐渐导致泥团失去水分而变硬,瞧着成品变干微裂时谢老师才会娓娓告知这个道理。她深信作陶品的心得是要体会的而不是言传,碰壁了才知道此路不通;当然适时她也会稍微指教,默想我作坏的陶品也不少了,有的还没窑烧就裂得粉碎了。陶艺班的新学员,期望你们的陶艺路走得精彩,不管是大发光彩,还是自鸣得意,祝福你们!

 

谢老师在讲解陶泥,学员在专心听解。

 

 

谢老师示范手捏碗形。

 

 

学员悉心讨教手捏窍门。

 

 

另一桌的新学员。

 

 

新学员,请专心上课!不要看镜头好不好!

 

 

这个就好似好专心慢慢捏哦!

 

 

刘老师也下手指教好学的新学员。

 

 

凤玲志工也下手指导哦!

 

 

两个学员的陶成品

 

 

洗泥记

 

2009年8月16日,陶艺创作班后两个星期的周末,如常地约好有作品的学员到老师的工作坊上釉。到步后才得知许多学员周末都纳不到空,仅有我和十一方(我班唯一有艺名的学员,十一方为坊)到访。没办法咯,这为期四堂课的陶艺创作班其实是夹在两个学期内空白期的自修班,没有固定的作品,学员可自行作自己喜欢的作品,或练习自己认为比较弱的陶器朔造法。爱搞怪的我当然不会乖乖地作碗碟杯壶咯,但又想破头也没头绪,“作肥婆咯!你最喜欢!”呵!也好吧,四堂课我就只作这肥婆,所以瞬间就上好釉。但这次主题不是这作品,就暂时不露脸哦!而十一方的作品就有两个壶,百无聊赖地就帮忙她上釉,十点多后也搞定所有作品,还早咯,就帮忙老师洗泥。

洗泥,对我们两个新手来说有点新奇吧!自己挖回来或买回来的陶泥通常都掺杂许多杂质,所以要朔造幼细好的陶品再过滤泥浆是免不了的。首先把搁置一旁已硬巴巴的泥块敲碎,越细越好,然后就混合清水糊在一起,拌搅和捏揉一团。稍等泥水渐渐溶解泥块,就用筛过滤泥水,然后剩余的泥块再混合清水又重复同样的步骤至泥块完全溶解。数小时后,我们共滤了两桶半的泥水,然后就搁置一边等水分自然蒸发,留下的泥桨就可以作为陶泥。

 

学员正耐心地敲碎泥块。

 

 

蛮喜欢这照片,有点薪火相传的味道,我们却是泥巴相传!

 

 

一旁捏揉泥块加速溶解,一旁过滤泥水。

 

 

如果发觉不够稀,泥水必须再次过滤。

 

 

筛网内留下的渣滓。

 

 

施釉课

 

施釉是烧成前的最后一个步骤。加上釉药的目的有二:其一是防水作用。釉药的基剂是玻璃,如果陶器覆以玻璃,则可防止漏水。其二是防止器物受污染的功用。如果陶器拿来当做餐具,会使食物油脂的色素掺入器物内。虽然陶器已烧固,然而土粒并未完全融粘一起,因而无法防止掺透,而且受污染后也不易洗净。当然,现代施釉逐渐演变成装饰的功能。无论是青色或黑色的釉药,各有其美丽的色泽,使的器物更加华丽。而无色透明的染彩釉也会使陶器呈现亮丽的光泽。

施釉的方法有浸泡法,杓淋法,涂抹法和喷雾法。喷雾法大多施于器壁较薄的陶器,以免器胎会因过多的水份和重量而塌陷。浸泡法是最常用的施釉法,薄薄地施于陶器上。如果陶器太大就用杓淋法和涂抹法。施釉时无论厚薄的程度如何,必须以使釉膜的厚度均匀为原则。但有时则故意使其不均匀,以使釉药往下滴流,成不均匀的美感。

很多人可能会以为青瓷的釉是青色的釉药所烧成的。但其实不然,这和涂于纸上的青色颜料有着极大的差异。青瓷的釉其实是灰釉。灰釉中含有少量的铁分在还原烧时会变成氧化第一铁,结果会是釉药变成青色。而且,胎土和窑烧温度也会影响釉药的颜色,所以说施釉可是一大学问。